-7

三花聚顶,白日飞升。

—— 【太中】敌对主义科学

这篇是我写来测试手速的,但是写完之后觉得都写完了不发多可惜啊,所以就发了
因为是手速测试篇目,所以不要对剧情抱有希望
一如既往ooc
文笔里透出诡异的乡土气息
如果真的好奇得要死的话请往下拉
当然我必须友情提示你们不要往下拉













中原中也今天又走了霉运。

“……为什么我做什么都能碰上你。”

“大概是缘分吧,中也。”太宰治坐在一边看手机,很顺口地回答他。

“孽缘。”

“是的,是上帝的恶意。”

两人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留下计程车司机在驾驶座上把着方向盘,一脸懵逼。

“两位先生,”他透过车顶反光镜观察后座的乘客,顶着莫名的低气压问道,“你们乐意拼车就拼,不乐意拼车也可以走,但起码告诉我你们到底要去哪儿吧?”

“这家伙要去哪儿我就不去哪儿。”异口同声。

“……”计程车司机欲哭无泪。他不过上班第四天,居然就遇上这样难缠的乘客,说说看苍天饶过谁。

要说现在这状况究竟是谁的错,也真是讲不清楚。中原中也觉得自己在酒吧浪了一天,喝得昏昏沉沉,再要自己走回港黑的地盘儿简直就是自虐,于是在酒吧门口叫了辆车,上去了之后躺倒就睡;太宰治觉得自己在外面自杀了一天,一身水一脚泥,再要自己走回侦探社的办公室根本就是自残,于是坐在护城河边等到了一辆计程车,二话不说就跳了上去。

好巧不巧,两人遇到的是同一辆车。

“世界真有趣,”太宰放下了手机,抬起头去对司机说话,“司机先生啊,我想好了。你把我送到贫民区去吧,我去乞讨一阵子,然后再过来把车钱给你。”

“……”司机没搭腔。他正在纠结是把这两个人送到精神病院还是送到警察局。

“别乞讨了。就你这副鬼样子,迟早被人钓去烧鱼汤。”中原中也冷笑一声,“不如我替你付了车钱,你下车给我打一顿,咱们两清。这买卖是不是挺划算?”

“……!”司机决定了。送警察局。

“中也,你可别说笑了。”太宰又挂起他那一贯的微笑,让人瞧了也觉得他欠揍,“给你打一顿,要是大难不死,那今后就生不如死了呀。”

“你活这么多年,不就求个死么。”中原中也皱了眉别过头去,心里气不打一出来,张了嘴就骂,“老子帮你实现愿望,你他妈还蹬鼻子上脸了是不是?”

太宰治摇起了手:哇,不敢不敢,那可不敢。中也你又不是灯神,我也不是阿拉丁,说什么实现愿望,真是折煞了我。

折煞个鬼!中原中也一巴掌拍过去,果不其然被太宰躲开了。

“两位……”司机已经顾不得什么警察局还是有关部门了,颤颤巍巍地开口,“我……我这小本生意,容不下你们这……这两尊大佛……”

哎呀。太宰一拍脑袋,像是才想起来眼下是什么状况似的。于是他把手搭在中原中也的帽子上,凑过去问:中也,要不你先下去,我再跟司机小哥说说我要去哪儿?

他像是故意低哑了声音,话语里飘着装可怜的调子。中原中也一瞬间觉得耳根子痒得很。太宰治的那口气几乎要钻到他心里头去,窜得他整个人都没了气力;又觉得这轻声被敲进了骨子里,四肢百骸都透着酥麻的暖意。

好啊。中原从嗓子里挤出这句应答,强撑着想要掩饰自己酗酒后又被戳了弱点的虚浮。然后你就会催着司机把车开走,扔下我一个人站在外头喝西北风,半夜的冷风。

太宰治闻言,瞧瞧窗外火烧云缭绕的薄暮天,转过头来对中原笑了笑,没说话。

中原中也便当他是默认了。他心头气不过,借着余酒未消的劲儿又指着太宰的鼻子,动不动破口大骂:我就晓得你怀了这个鬼心思!妈的当年你炸了我的车我还没找你算账呢!我他妈也是信了你的邪居然放任你多活了这么几年!都是我一念之差……我真后悔!后悔当年没一脚踹死你!我现在恨不得当着芥川的面把你掐得死无全尸!

太宰被批斗了这么半天,倒真是一点儿愧疚心也没有。轻轻松松把中原中也揽到自己怀里,望着茫然四顾的司机说:我不纠结了!到附近找一个最便宜的旅馆吧,我把这家伙扔过去。

“啊?……哦。”司机小哥看看表。明晃晃的六点半。

妈的智障!你他妈给我放开!太宰治安分了,中原中也却闹个不停了。当真是招惹谁都可以,别招惹喝醉了却还认为自己清醒着的人。太宰治倒也是好脾气,抓起手机给中岛敦打电话:喂,是敦君吗?——对,是我,太宰。拜托你跟国木田说一声,我今天就不回去了,别把工作扔给我……嗯?他问为什么?笑死我了,我在外面浪还需要理由吗。……总之就这样啦!我挂了!再见再见神奇太宰要和你说再见!

挂了。

对面的中岛敦听着电话听筒里传出的忙音,愣愣地反应不过来。

你真他妈有病。中原中也趁着太宰打电话的空档,急急忙忙从那个勒死人的臂弯里逃出来。

我真痛心,中也。我都这么牺牲自己的工作时间陪你一晚上,你就这么对我。太宰治一副痛恨叹息的模样,倒好像中原欠了他多少感情似的。

夭寿了夭寿了,太宰混蛋又在睁眼说瞎话了。中原中也一点儿面子也不给,打了个哈欠又是横眉冷对。我不稀罕你的工作时间,你还不如老老实实把当年你炸掉的那辆车赔给我,折现也可以。

谈钱多伤感情啊。太宰治嗔怪。

我和你没感情。中原中也冷漠。

太宰治不说话了。

中原中也闭嘴了。

司机小哥终于得了空插句话:两位,下车不?

“下下下,现在就下。”太宰治拖着中原中也下车,把车门摔上就跑。

中原中也什么也没反应过来,脑子里只剩下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在哪。

司机小哥崩溃了:这位先生你钱还没付啊!我跪下来叫你爸爸你能不能回来把钱给我!

等到终于瞧不见那辆计程车的影子,太宰治才堪堪停住。中原中也又是死命把太宰的手臂从自己脖子上掰下来,狠狠地咳嗽了一阵,再狠狠地瞪过去,眼底里透漏出的是被智障拐卖了的愤懑。

太宰不以为意,甩了甩被中原扯得差点儿脱臼的手臂,又是露出一个嘴角拎到耳根的轻佻笑容:既然都被我拐了,不如去那边儿旅馆开个房?

中原中也被太宰治耍习惯了,再加上下车之后冷风一吹倒也酒醒了不少,一时间竟没被牵着鼻子走。他从嗓子里压出一声嘲笑,道:滚一边儿去,想拐了小爷我,你这青花鱼还早了一百年。

别轻言拒绝呀。太宰的笑声低低哑哑的,在夜风里听上去撩人得很。——这段时间芥川君休养生息了,敦君也在侦探社安分守己了。我可是只能作那寂寞梧桐,落得个深院锁清秋的下场咯。

弄虚作假。中原中也说话一向是不留情的。

哎呀哎呀没想到中也你也有话说到点子上的一天。太宰佯作讶然,语气里是讨人厌的惊诧。

全世界都晓得你太宰治谎话连篇!中原中也斜睨过去,冷不防瞧见太宰治笑得潇洒又开怀,心下瞬时“咯噔”一声,下意识抬脚就要跑。

啧,我一片苦心都浪费在你们黑手党里了……太宰嘴上这么说,笑容倒是一点儿也没褪去。中原中也对太宰治多了解啊,瞄一个眼神就知道这家伙之后要说什么话做什么事——大多是戏弄人的活计。他真的是怕了太宰治,怕了那张笑脸,怕了那双眼睛。如今再逢明月照九州了,太宰治从港黑卷了经验就跑了,他中原中也却还是打心底里发怵,心理阴影成倍增长。

够了。中原中也终究还是硬着头皮打断了太宰治的独角戏。狂也狂了浪也浪了,他总归得跨过太宰治给自己留下的坎儿。人生苦短,百来年当然要活给自己看,牵绊在这种人身上有什么意义?于是中原中也就继续说下去:有什么话就在这儿说尽,有什么事儿就在这儿做完。自此以后我和你之间就什么关系也没有,断得干干净净,让我们两个之后的日子都过得顺心。

太宰治笑嘻嘻地听中原中也这么一通说完,倒也没作什么反应。保持了一阵诡异的沉默之后,中原中也正准备果断转身立刻走,却听到熟悉的声音传过来。——不是侦探社的轻佻的太宰治,是曾经的港黑干部太宰治。

“这么绝情吗。”他平平淡淡的,好像是旁观者一样。

当然,你可别让我的决心和绝情失望啊。中原中也就笑起来,眼神里闪着曾经少年时的轻狂潇洒。

于是太宰治也跟着笑起来,却是冷漠得有些伤心似的。他开口了。

“我就一句话,但这句话我在这儿可说不尽。”黑发的青年向着河边护栏又多走了几步,一副要上刀山下火海去往风口浪尖的模样。

中原中也不说话。他就等着最后的答案。

太宰治微微侧了脸回头看,一转回眸,带着嘴角边尚未消融的笑意,稍提高了声音,回荡在傍晚空旷的街道上。

“中也,我想和你做一辈子的敌人。”

“……”

你这算是唯一一句说到我心坎儿里的话了吧!中原中也也不知是生气还是高兴,脱了手套就往太宰治脸上砸。

当然,冤家搭档必须要敌对一辈子呀。太宰治一侧身躲过去,手套啪的一声砸进了河里。

他俩看着河里的涟漪荡开来,互相默默打消了方才觉得对方或许没有那么讨厌的念头,转眼间又骂骂咧咧地走在一块儿了。



Fin.

评论(6)
热度(76)
返回顶部
©-7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