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

三花聚顶,白日飞升。

—— Allesweter Radio Ⅱ

世界上神奇的生物太多了,与满天星斗一样可作无数计,不管在空间的哪一层世界里都是这样。大图书馆难逃这个亘古定律,从不是宇宙大爆炸的那天发展至今,就连各位管理员们都和人类这个概念相去甚远,真是可喜可贺。

进入正题。失眠鬼是图书馆里最难缠的生物。格莱芙通过不断取样、解剖、PCR等等方法,最终确认失眠鬼是真正的生物,虽然被冠以“鬼”的头衔,但是的的确确是血液流淌心脏跳动的生物。失眠鬼为什么令人讨厌呢?字面意思,它能够使其他生物陷入每一晚每一晚的失眠状态。受害者除非从麦迪先生的药铺讨到双圈草,否则就只能过上没法入睡的憔悴生活了。

双圈草是失眠鬼的克星。麦迪声称这种草的两个圈儿里藏着催眠的魔法,至于魔...

—— Allesweter Radio Ⅰ

图书馆里有一位魔女小姐,她常年端坐在从北往南数第21排和第22排书架之间,那里摆放的书籍有哲学,也有少数几本破破烂烂的神秘学理论。

据火葬场先生所说,图书馆的魔女小姐是经常换的,现在这一位已经是大图书馆里的第1047位魔女小姐了。翻阅一下格莱芙的笔记可以清楚明白地了解到这样一个事实:每一届图书馆魔女在实现了别人的一个愿望以后,就会离开图书馆,像鬼魂一样,一边行走一边在同一空间、同一时间轴的未来时间点上投射透明的虚影,最后毫无声息地消失。说实话,除了火葬场先生,几乎没有人再能看懂格莱芙的研究笔记了。而在这几乎以外还有两人,是作为图书馆管理员存在的布瑞恩兄妹。如果对于格莱芙的观察研究成果感到很疑...

—— 【太敦】风海南柯

中岛敦昨天晚上做了个梦,是个有点奇怪又有些令人难过的梦。梦境从与谢野晶子敲了他的脑袋开始渐入。分明是身处于梦境中,中岛敦的反应倒好像堪堪从另一个梦里醒过来一样。他觉得头顶被敲得很痛,却听见与谢野晶子凛冽的声音响起来了:别发愣了,时间快到了。

他想问是什么时间到了,但与谢野根本不给他这样的机会,兀自带着镜花走出去,只留给他一个漆黑的背影。

中岛敦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与谢野的一脸严肃让他感到些不安,不明所以的话语更像是藏着含蓄的冷漠。他知道与谢野平时不是这样的,他记忆里的与谢野晶子应该要愈发洒脱些,更加温柔些,而不会说模棱两可的话、做毫无道理的事。

这时候他也打算出去了,站起身之后一晃眼看见了...

太宰治说:我承认呀,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你可不能一棍子打死啊。马克思主义哲学里白纸黑字地看得见,要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你看见的那个成天游手好闲无所事事的太宰治不是真正的我,真正的我要做的事儿可多啦。你不能因为你的眼睛里倒映出来的太宰治的影子是闲得发慌的,就认为我真的每天都闲得发慌。——那怎么可能呀?我跟你说,偌大的一个横滨,如果不游手好闲随便乱逛,根本找不到那些犄角旮旯的小地方的。我每天的闲逛,实质上都是在做旅行,是在探索世界的奇妙……敦君,不要再翻白眼了,我每一句话都是发自内心的,我对你讲的每一个句子里的每一个字的每一个笔画都是我从浸染了鲜血的良心里掏出来的,你一定要认真听啊。我可是真...

—— 你是盛世的方舟

织田作死了的那天晚上,太宰治一个人到Lupin去坐着。店长没问为什么另外两个人没来,只是惯例地端给他一杯电气白兰。太宰伸手接过去,却没用它来烫喉咙,端在手上晃荡,一遍一遍地晃,好像在思考什么,又好像单纯地在发呆。其实都不是,——太宰治多少心狠手辣,多少杀人不眨眼,多少白刀子进红刀子出,到头来只为了这么一个人所疯魔。他自己觉着这样不好,但是终究不晓得下一步要怎么走。纪德和织田作各开了一枪,然后他们都和尘世挥别了。这时候饶是太宰治这样黑的心肠,也要伤心起来了,织田作不在了,看样子再也没有谁来陪着他胡闹了。纪德这是用命来将了他太宰一军,多值得。

店长最后还是没问,一字一句慢慢地对太宰治说:早点回去...

—— 【涉英】伦敦迷雾

“Do not go gentle into that good night……”

日日树君。英智叫了他一声,日日树涉于是放下了书,回过头去看。他以为英智会笑着望着他,用那双满载温柔的漂亮的眼睛。——但是多可惜呀,英智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那一对眼眸就这么被巧妙的藏匿起来,只留给世人一份安然静谧。

怎么了?他这么问。涉本来可失望了,但是又觉得国王先生闭上眼睛也这么好看,像是午后的阳光似的,耀眼又朦胧,即便在雨天也能挽留光和热,有种模模糊糊的奇妙的美感。

后来也没有得到回应。英智好像有那么一刻真的睡着了,睡过去了,形成了一段雨声淅沥的沉默。涉不打算去管英智这没头没脑的叫一声到底想表达什么,他...

“为什么想要死?”

他用略显惊讶的眼神看着我,像是在嘲笑我的愚蠢。

“好问题啊,芥川君。为什么我会想寻求死亡呢?”他笑起来了,让人联想到毒蛇发现猎物时的卑劣表情,笑得那么欢快又那么凌厉,“没想到你原来有这样的疑惑呢,我还以为你早就看穿我的本性了。”

“没有人能看透您的,太宰先生。”

“其实是有的……唉,算了,你说没有就没有吧。”他随手一挥,再恢复原来的姿态时手中却多了一枝玫瑰,鲜红似血,仿佛即将要融化,染透那人层层叠叠的绷带的伪装,“你要诚心想问,那我告诉你也不要紧。”

我没说话,洗耳恭听。

“要说我是真心寻死么,倒也不是的。”抛下花朵点起烟草,舒舒服服地向椅背上一靠, 他开始侃侃...

—— 【太中】梅雨

一个复健
有梗没cp,找双黑凑数(。
无法将脑中的哲学场景转化成文字,我已经是一条咸鱼了
辣眼ooc,慎点
如果不介意,慢慢往下拉

中原中也其实挺纳闷,一觉醒来怎么会瞧见太宰治那张脸放大了数倍呈现在自己眼前。他迷迷蒙蒙睁开眼睛,干燥的嘴唇上一闪即逝的冰凉触感却是实实在在的。他愣一愣,开口问:你干嘛?

他话出口才意识到自己嗓子哑了,吐出的尽是支离破碎的音节。太宰治目光灿灿地笑,说: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吧。

中原中也受不了他这样,干脆向旁边翻了个身,闭上眼睛继续睡。他头痛得不行,完全不记得自己昨天晚上做了什么,也没力气深究自己为什么在太宰家里头过夜。他整个人裹在被子里,只露出半个脸和几缕翘出来的头发...

—— 【太敦】Confide in me

随便写写
文题是歌名
意识流
ooc
敦君真可爱
别跟我抢太宰
好了片头字数差不多了可以往下拉了

太宰治今天不知吃错了什么药,莫名其妙盯着中岛敦看。一双眼移也不移,隔着一张办公桌望过去,目光如炬,紧抓着中岛敦的身影不放。若是和他对上了眼神,他也不觉得尴尬,那对漆黑如墨的眼睛里就顺势透出笑意来,再配上唇角微扬的一抹笑,吓得人一下移开眼,生怕自己也被他传染成神经病。

中岛敦不是瞎子,反应也不迟钝,老早就被太宰治这如火如荼的目光烧得脸颊发烫。在第二十六次见识过太宰治那甜腻腻的微笑之后,他终于鼓起勇气放下手里的工作,抬眼直直地望过去,说:太宰先生,我的脸上有脏东西吗?

没有呀。太宰治依旧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单...

—— 【太中】敌对主义科学

这篇是我写来测试手速的,但是写完之后觉得都写完了不发多可惜啊,所以就发了
因为是手速测试篇目,所以不要对剧情抱有希望
一如既往ooc
文笔里透出诡异的乡土气息
如果真的好奇得要死的话请往下拉
当然我必须友情提示你们不要往下拉

中原中也今天又走了霉运。

“……为什么我做什么都能碰上你。”

“大概是缘分吧,中也。”太宰治坐在一边看手机,很顺口地回答他。

“孽缘。”

“是的,是上帝的恶意。”

两人这么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留下计程车司机在驾驶座上把着方向盘,一脸懵逼。

“两位先生,”他透过车顶反光镜观察后座的乘客,顶着莫名的低气压问道,“你们乐意拼车就拼,不乐意拼车也可以走,但起码告诉我你们到底要去...

返回顶部
©-7 | Powered by LOFTER